D5文章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» 范文

陌生人作文800散文

陌生人作文800散文每个人都会有或多或少的朋友,但陌生人的却只是那一个。也许她会陪你走完一生,也许会因为某些事情慢慢分离,可这永生难忘,不是吗?篇一“轰隆”一声雷响,蒙蒙细雨间想起了小时候,那时的我多天真,有多傻。童年就像一道闪电,美丽的银光划过渐渐逝去,只留

陌生人作文800散文

每个人都会有或多或少的朋友,但陌生人的却只是那一个。也许她会陪你走完一生,也许会因为某些事情慢慢分离,可这永生难忘,不是吗?

篇一

“轰隆”一声雷响,蒙蒙细雨间想起了小时候,那时的我多天真,有多傻。童年就像一道闪电,美丽的银光划过渐渐逝去,只留回忆在心头。

每个人都会有或多或少的朋友,但知心的却只是那一个。也许她会陪你走完一生,也许会因为某些事情慢慢分离,可这永生难忘,不是吗?

还记得当初躺着草地上,你在这头,我在那头,嘴里哼唱着“躺在一片蓝天下,我们有着说不完的悄悄话,你给我取名叫豆豆,我给你……”好不惬意。还记得当初房屋旁的角落里,我们亲手制作的糖。拿来一小把白面,里面对上点水,揉成团,再添许白糖,放在袋子里,埋在地下,明明约定好几天后拿住了看看成果的,可我们都给忘了。等好多天后想起了,翻出来时糖已经很硬了,看着那么丑的糖谁也不敢吃,那时你的表情真的很窘迫,我大概也是吧。没多久,又在一起打打闹闹,至于那糖也不知道一起在哪里了。还记得当初过六一时,我们自告奋勇排节目,跳舞、双簧、唱歌……到底要干什么谁心里都没底,最后选了两个舞蹈。整个过程都是我们在编,在挑,再选,真的很负责。全班10个女生我们都让参与进来,我们两编好舞步教她们,不亦说乎。还记得当初我们有无数的梦想,无数的心愿,跳舞和唱歌应该是爱好吧。听着音乐你随声起舞,而我在一旁指点,好像从来没说过那时的你好美。还记得当初我们合编的那首歌吗,没有音乐,只是清唱。从不敢想象,不懂音律的我们会有自己共同的歌,那时的我们笑得很开心。还记得当初……

那些年,我真的感谢你,有你,我的童年才会那么绚丽,难忘。

最熟悉的陌生人,愿你一生平安。

篇二

在街上,一个大叔在卖桃子,桃子大而新鲜,我禁不住诱惑,就过去买了一些。卖桃子的大叔很爽朗,称完方便袋里的桃子,又随手抓了两个红嘴大桃子,放进袋里,大方地说:“这两个算是送你的!”我忙说:“大叔,这多不好意思!”大叔笑道:“嘿!自家桃树结的,算不了什么。你要是到我家,桃子随你吃!”我开玩笑说:“大叔,我可真要去吃哦!”没想到,大叔还当真了,他热情地说:“我家在雷麻附近的老井潭,我叫傅忠友,要去就在最近去,迟了可没桃子了。”我大为感动,虽然我人不会去,但我的心已经出发了,去了雷麻老井潭。

和妻子逛街,我们看中了一棵滴水观音。买下来后,妻子就询问卖花的老汉,栽滴水观音要注意什么。老汉大着嗓门,双手还连连比划着,告诉我们怎么栽。见我们还有些不解,老汉急了,就问:“你们家离这远吗?”听我们说就在附近后,老汉把生意交给老太婆,竟然跟着我们,到我们家,亲手把滴水观音栽上,一口茶也没喝,就匆匆离开了。

一个雨天,我在菜市买鸡。卖鸡的人很多,鸡并不好卖。一个大姐用竹篮挎了几只土鸡,站在廊檐下,很无助的样子。我就走过去,挑选她的鸡。那位大姐对我说,她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,卖给我一只鸡,她就要挎着余下的鸡回去,她说,雨下大了,她正急着回去放秧水呢!

我刚买下那位大姐的一只鸡,菜市里专门帮人家杀鸡的人走过来,问我鸡要不要杀,我刚点头,杀鸡的就拎着我买的鸡,直奔杀鸡的地方去。我怕我买的土鸡,被杀鸡的扔到其它鸡里去,那样就有弄混淆的可能。我就急忙跟上去,没想到那卖鸡的大姐,也随着跟了上来,她喊我:“大兄弟,我的鸡是右脚外剪爪,你记住这记号就行了!”她快速跑到我前面,放下伞,从篮里又抓出一只鸡,捉住鸡的右爪,让我看,说她的鸡都剪了右爪最外面的一个爪尖。雨,打湿她的头发和脸。临别时,她又强调道:“记住啊!右脚外剪爪!”那位善良朴实的大姐,她怕我吃不上她那正宗的土鸡啊!

“雷麻老井潭”、“右脚外剪爪”,还有那棵已经郁郁葱葱的滴水观音,都扎根在我的心底,让我感受着陌生人的温暖!

篇三

默然只身漫步于这单调而朦胧的季节里,亦或伫立在昏黄而低沉的苍穹之下,都丝毫无法逃离秋冬之际风的萧瑟与凛冽。

“嘭!”猛的一声,门被重重的关上了,在我加快步子即将赶上时,它已投入了门框的怀抱,他们的“亲密接触”却使我的心降到了零点,它被关得严严实实的,不留一丝缝隙。“胖阿姨也真是的',明明知道我在后面也不给留个门,还急急忙忙的像赶公车似的,这算什么邻居嘛!”我不情愿地从包里掏出冷冰冰的钥匙。

风,断断续续呼啸着,放肆地钻进我的脖子里。不知来自哪一棵树上的枯黄的叶,在空荡荡的楼道里飘零,可惜无人目睹它漫天飞舞的风姿,只是此刻我却忧伤这枯叶蝶落了满地沧桑,叫人感到悲凉万分。

“咚咚咚!”楼道上传来一阵脚步声,我正琢磨着要叫叔叔还是伯伯时,耳畔只剩一片静谧,楼道上是一片寂寥。再跨几步到家了,当我转身进入家中,一如既往关上重重的防盗门时,那脚步声又继续独唱起来。我不禁摇摇头,虽然早已习惯了,但还是会叹息不已。



请完成支付后查看剩余部分:
支付宝支付
价格: 0.10 元
*联系方式:
提示:付款后30天内可重复阅读隐藏内容。 付费可读 | 我已支付 | 购买记录 付费可见